当前位置: 首页 >>职 教>>文艺秀场 >>文章详情
【随笔】树伯伯
时间:2017-03-03编辑:袁静文来源:浙江职成教网

富阳学院2014汽修1班 葛圣佳

溪水好似一抹银河般滑落,它们欢快地跳着,跑着。有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停止脚步,但它们不怕,所以才来到了大江大河之中。

正午的太阳很大也很烈,我赤着脚丫踩在溪口的石头上,感受着那柔软物体带来的清凉,鱼虾在脚边游走,有些智者大老远就避开了身形向别处游去,有些愚者坚持本心不顾一切地对你发起进攻,每当这时我都会收起脚丫让它们下去,愚者获得了更大的生活环境而慧者却依旧在原处停留,到了长大以后我才慢慢明白了那其中透露出来的含义,其实不管是愚者还是慧者,最终能否成功都还是取决于我们,因为我们比他们更加强大。

慢慢蹲下身子,我瞪大双眼仔细观察水中的生物而就在这时好友的呼唤却让我一下子站起了身,这些好友几乎与我同岁,其中有一个叫做阿良的,同我更是要好,我们是在一次抓萤火虫的时候认识的,当时还上演了一出梁山好戏,所谓不打不相识,我们两人也是那般相识的。

记得那一次我与阿良同时看中了一只萤火虫,当时我手疾眼快,率先将那萤火虫收入了囊中,能者多得本就是对的,可是身为孩童的我们又怎么会明白这个道理呢,阿良一气之下便与我打成了一团,而我从小就长得壮硕,看见阿良这般模样,自然也是撸起袖子挥起拳头来。所幸,我们的打闹并没有惊动大人,否则是少不了一顿狠揍了。

良久,我们互相都感觉到了疲惫,终于不甘地放下了双手,我长吐一口气四下一看,发现了那倒在地上的塑料瓶,里面的萤火虫早已逃离,我心中的怒火更是熊熊燃烧,阿良发现这点之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轻吐了一声对不起,便飞也似的跑开了。可能是男孩之间的大大咧咧所导致吧,我们俩在第二天便又成为了好朋友。而对于树伯伯的兴趣也是在那一天诞生的。

树伯伯并不是一个人,它就是一株树,一株参天大树。它真的很大,大到我们十几个孩童围成一圈才刚好能把它抱紧。爷爷说这大树应该有上百年的岁数了,自他小时候便存在着。故此,我们对树伯伯的兴趣就更加浓烈起来。

也就是从那天起,树伯伯所在的位置便成了我们的聚集地。

春天,树伯伯舒展身姿,将嫩绿色的芽儿一点点绽放,这个时候我们无论如何也不敢往它身上攀登,生怕弄伤了那些绿芽。大人们也时常为树伯伯的姿色而咂嘴,赞叹它的旺盛。

夏天,树伯伯穿上一身绿色的戎装,那密密麻麻的手臂伸展开来形成一把天然的巨伞,令人心旷神怡的清凉也就此萌生,仿佛给所有人身上都装了一把自己会动的芭蕉扇。

秋天,大自然给树伯伯烫了烫头发,没过多久便将那所有树叶都染成了金黄色,远远看去甚是美丽。

冬天,树伯伯穿上了白色的棉袄,树叶也因为寒冷先躲起了身形,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和阿良拿上胡萝卜,带着破纽扣去树伯伯身下搭雪人。打雪仗的时候树伯伯也成为了我们的天然堡垒,但凡在没有大人的情况下,我和阿良都会爬到树伯伯身上占领高地,给敌人凶猛而沉重的攻击。

有一次我和阿良坐在树伯伯的枝干上突然兴起谈论着树伯伯会不会离开我们。阿良说:“树伯伯活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离开,它肯定会永远活下去的。”我咧嘴一笑,伸手摸了摸那粗壮的枝干点头道:“没错,树伯伯会陪我们长大,看着我们上学下学,永远做我们的堡垒!”

好像是过了两个年头吧,那时我六岁。树伯伯突然就跟我们挥手告别了,一个个带着安全帽的伐木工手持凶器残忍的锯断了树伯伯,当时在场所有的孩子都冲上去阻止但却依旧没有改变树伯伯离开的事实。

愤怒是我在那个年龄常常出现的心情,但是这一次我格外愤怒甚至冲着我一位向来恭恭敬敬的爷爷挥打拳头,那时我才发现。原来不止是我们,身边这些大人的脸上也写满了忧伤与不舍。

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树伯伯最终还是倒下了,那一瞬间我放声痛哭,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如此伤心,更不明白为什么树伯伯要遭受这样残忍的杀害,所有关于树伯伯美好的回忆都涌上心头。奶奶摸了摸我的脑袋,这一次她没有哄我反是放任我撕心裂肺!

事后我才知道,树伯伯活了太久,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每年都有害虫在啃咬它的身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它的体内早已中空,那生命不过就是一星半点,若有什么不测风云可能就会自己坍塌,大人们怕万一砸着什么人便决定将它彻底移除。一是为了安全,二来也不想它被虫蚁啃咬死去,那样反而更加痛苦。

如今回到家乡,我都会去树伯伯的旧址看看,十多载岁月匆匆跑过,那原本宽大的树桩现在也变得腐烂不堪,周遭杂草丛生,上面黑泥凌乱。

树伯伯一辈子为人服务,它用身体给人们净化空气,它用枝叶给人们装饰美景,它用浓荫给人们带来清凉。

或许,它只不过是我童年中一个忙碌的过客,但却携带美好种下了永远无法抹去的安康!

(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省成人教育与职业教育协会主办

浙ICP备06050187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