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职成教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科研工作 文章详情

职业教育治理现代化的守正创新

时间:2021-09-28 来源:《中国教育报》

正在调试创新作品性能的职业院校学生。 魏艳 摄

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对职业教育工作的重要指示中强调,“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职业教育前途广阔、大有可为”“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加大制度创新、政策供给、投入力度”。在“十四五”期间,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职业教育迎来了全面开启职业教育现代化建设新的伟大进程,职业教育向治理能力现代化、类型特色鲜明、制度完备、高水平办学、高质量发展迈进。

然而,职业教育治理的体系建设和能力水平与社会对职业教育的期望相比仍存在差距,表现在职业教育改革所需配套制度政策尚须健全、产教深度融合的难点仍未突破、行业指导职业教育能力和职业证书的公信力有待提升等方面。职业教育治理现代化是职业教育现代化进程中的关键,事关职业教育的顶层设计,需要从多个方面改革创新,攻坚克难。

第一,职业教育治理体系中要发挥党的领导优势,加强党对职业教育工作的全面领导。“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由于职业教育改革的跨界性、复杂性,只有坚持党的领导才能切实增强职业教育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才能全面提高国家职业教育的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职业教育体系应该包括职业院校系统和职业继续教育系统,是超越部委职能条块分工的,需要加强党的领导,才能改变目前双系统中一强一弱的局面,提高技术技能人才待遇,畅通职业发展通道,增强职业教育认可度和吸引力。职业教育也是为党育人、为国育才的重要领域,要充分发挥党组织在职业院校的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作用,保证职业教育改革发展正确方向,牢牢把握立德树人的根本,全面推进职业教育领域“三全育人”综合改革,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培养合格的劳动者和接班人。

第二,深化完善政府主导、行业指导、企业参与、学校办学、社会支持的全社会合作推进职业教育的现代化治理体系。各级政府部门要深化“放管服”改革,加快推进职能转变,由注重“办职教”向“管理与服务”过渡,从直接抓项目颁奖项搞大赛的忙碌中解脱出来,成为职业教育治理的设计师。职业教育领域的政府职责主要是统筹规划、制定政策、支持保障、依法依规监管等。健全政府主导、多元主体参与、分工协作的职业教育培训质量保障体系,培育职业教育服务体系。明确界定相关治理主体的权责义务边界,构建协调互利的和谐关系,给地方政府和院校较为充分的自主空间。形成“政府统筹管理、学校办学、行业和社会评估”的科学治理格局。

第三,突出行业在职业教育治理中的重要主体作用。大力培育和赋能行业组织(即企业自我管理的联合组织,类似德国双元制的工商业联合会和手工业联合会两个行业组织),政府部门赋权行业组织为主体开发职业标准、认证企业培训师、组织职业证书考核、管理和颁发职业证书等,教育和人力资源等相关部门认可。开展省级行业组织培育和转型试点,健全区域内同行业内企业自我管理机制,职业教育培训评价组织融入行业组织,在政府部门监管下,按有关规定开发职业技能等级标准,负责实施职业技能考核、评价和证书发放。应提高行业指导能力,将行业人力需求调研、行业能力标准开发、职业资格标准和技能等级考核标准的制定等工作纳入到行业的职能范围。发挥行业协会等企业自我管理组织的积极作用,支持企业深入参与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过程,推进包括行业标准、地方标准和团体标准在内的职业教育标准化建设。

第四,应明确企业参与职业教育治理的义务,推动企业和社会力量举办高质量职业教育。政府和行业应共同引导企业参与职业院校办学的发展方向;鼓励职业院校与行业企业人员交叉任职和担任实职,在管理层面上组成职业教育治理共同体。发挥企业在职业教育培训方面重要育人主体作用,鼓励有条件的企业特别是大企业举办职业培训中心或跨企业培训中心,支持企业建立职业培训师队伍,支持和规范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培训,鼓励发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等职业院校和各类职业培训机构。

第五,完善高质量“双师型”教师队伍发展保障体系。整体上应建立“职业院校教师+企业培训师”新双师职业教育师资队伍建设体系。一方面,持续建设高素质专业化创新型职业院校教师队伍,推行产教融合的职业教育教师培养模式。支持新建职业技术师范大学,支持综合性、行业型大学举办职业师范学院,改革职业教育教师资格考试制度,以课程学习和学分积累代替“一考定资格”的状况,突出资格考核中的职教类型特色。科研引领教师专业化发展,支持建设若干高校职业技术师范教育理论创新发展中心。可尝试单独开设职业技术师范教育国家教学成果奖项。另一方面,创新设置一支专门的培养技术技能人才的企业培训师队伍,由行业组织认定和考核企业培训师的资格和作用。发挥企业培训师的直接作用,是培养更多能工巧匠、大国工匠的必要条件,可以大大弥补现有职业院校“双师型”教师队伍的不足。

第六,形成国家统筹指导和社会多方参与的职业教育支持与服务体系,完善职业教育所需要的课程资源、教材、教学设备教具、职业证书等方面高质量的保障与供给。只有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才能保障职教资源建设的高质量供给。以教材为例,可组织行业专家、技能人才代表、职业教育教师代表、教材编写专家等为核心编写人员,依托多家大型出版社建立竞争性的全国性职业教育教材开发专门机构,紧跟先进的职业标准和技术前沿,合力开发权威性强、行业认可度高的教材资源,改变职业院校教师人人编教材、低水平重复的状况。

第七,构建完善的职业教育研究咨询服务体系。一方面,要加强和完善国务院职业教育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建立若干国家职业教育指导咨询专项委员会,建立省级职业教育工作厅际联席会议制度,促进国家政策的落实和地方实践创新;支持一批职业教育智库,在国家和区域战略规划、重大项目安排等方面形成政策合力和实践合力;鼓励第三方参与职业教育评价,健全职业教育督导制度。另一方面,支持构建中国特色职业技术教育学理论体系。支持一批职业教育科研机构开展中国特色职业教育理论体系的探索和总结,立足中国大地,构建中国式职业教育现代化的理论。政府应出台政策,推动职业教育理论界高质量地回应国家重大需求。

(作者和震 系北京师范大学国家职业教育研究院院长、教授)

浙江省成人教育与职业教育协会主办

浙ICP备11017797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