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职成教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高职 文章详情

我们不只是直播带货

时间:2021-12-16 来源:《浙江工人日报》

傅江燕在演示直播带货

记者李凡报道 “阿珍,下午好,欢迎来到我的直播间!”“科比,hello,welcome to my live broadcasting room!”下午1点,傅江燕在义乌商贸城四区迎来了自己的第50天直播打卡。记者来到了她的直播间。只见在方寸屏幕中,头戴五彩冠饰、身着靓丽汉服的傅江燕正在用中英双语招呼来自五湖四海的粉丝,因为身处国际小商品之都义乌,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外国友人。

“这是我刚拿到的‘互联网营销师’职业技能等级证书,给大家晒一晒!”傅江燕拿出一本墨绿色的证书,让屏幕前的粉丝们一睹为快。这是浙江省机电技师学院颁发的全国首批互联网营销师职业技能等级证书。来自义乌直播行业的18名从业人员拿到了这本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证书,成为全国首批持“证”上岗的“互联网营销师”,傅江燕是其中一员。

很多人也许对“互联网营销师”还不明所以,但知道李佳琦、薇娅等知名带货主播的一定大有人在。不久前,人社部、中央网信办和国家广电总局共同发布了“互联网营销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目录,将这一新职业分为选品员、直播销售员、视频创推员、平台管理员四个工种,共设五级(初级工)、四级(中级工)、三级(高级工)、二级(技师)、一级(高级技师)五个技能等级。自此,以李佳琦、薇娅等人为代表的带货主播也成为了获国家“认证”的正式工种。

“我做袜业外贸和内销这行已经30年了。”傅江燕告诉记者,义乌良好的电商直播环境驱动自己从传统营销走向互联网营销,“疫情发生以来,实体店想要更好地生存下去,直播带货无疑是一条很好的路径。所以今年11月份的时候,得知可以在浙江省机电技师学院参加互联网营销师新职业的培训、考证,我便毫不犹豫地报名了。”

对于“互联网营销师”这个新职业,傅江燕坦言,自己也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的认知过程。在接受浙江省机电技师学院系统培训后,自己才慢慢开始学会通过理解直播逻辑、分析用户数据来提升自己的互联网营销技能,同时还明白了该如何搭建一支囊括主播、副播和运营在内并默契配合的团队。

“怎么做选品,怎么进行脚本策划,怎么把人留在自己的直播间,怎么控场、上热门、把流量转化成成交量,怎么进行复盘与售后,甚至连主播的表情和动作,这些都是互联网营销的学问。”尽管傅江燕属于半路出家,现在直播间的粉丝量、成交量也远不如头部主播来得大,但这次成为首批持证上岗的“互联网营销师”让她信心倍增,这本证书也将成为她事业的“新砝码”。“虽然每天直播都会讲得口干舌燥的,但看到大家越来越认可自己,感到很值得。”傅江燕说。

“并不是人人都可以成为李佳琦或者薇娅,成为‘互联网营销师’是需要一定行业门槛的。”来自浙江省机电技师学院电商学院的老师徐晓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道,“互联网营销师”并不只等于直播带货,这一新职业实际上与网络营销推广、新媒体运营、媒体传播、美工设计等岗位高度融合、挂钩,需要具备综合性的互联网营销能力。

受新经济、新业态、新技术等因素驱动,人社部预测“互联网营销师”到2025年的人才需求缺口可达4000万人。国家从职业角度的高度重视,意味着国家对整个行业支持和鼓励的态度。目前来看,电商领域对互联网营销师的人才需求最为旺盛,然而进入该领域人员的现状可谓是分布广泛、鱼龙混杂,规范管理难度较高。尽管眼下获得互联网营销师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还并非是进入电商直播领域的强制要求,但随着对互联网营销师职业技能标准的明确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的推行,这显然将有助于遏制行业“野蛮生长”的乱象,促进行业内人才的培育、流动和监管,从而进一步推动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未来的市场发展将进一步提高对就业者综合能力的要求,相信‘互联网营销师’会受到越来越多的企业欢迎。”徐晓晴说。

浙江省成人教育与职业教育协会主办

浙ICP备11017797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