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职成教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中职 文章详情

竞技闯关,成就了别样精彩

时间:2021-01-21 来源:《浙江工人日报》

2020年11月26日,山东诸城。2020年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改革试点赛中职组数控综合应用技能比赛进行到第二天,各路选手都使出浑身解数,紧张而专注地操作着。

“咔”,突然,马智辉在操作机床时,机床不知何处卡住,停了下来。赛场外,教练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旦停留时间过长影响操作进程,基本就与金牌无缘了。

只见马智辉不慌不忙,立即与两位同学停机查找原因、核查零件,发现是机床问题,立马叫来技术支持,很快机床又能顺畅运转,于是他们又投入到2天9个小时的赛程中。历经两年磨砺,马智辉早以百炼成钢。

一天后,喜讯传来,临危不乱的马智辉组勇夺该项目金牌,这也是嵊州市中等职业技术学校第三次获得该项目的金牌。

在得知自己获得金牌后,马智辉与两位同学激动地冲上领奖台。

少年马智辉

曾调皮得让父母心疼

2002年出生的马智辉,来自嵊州崇仁镇的一个小村庄,父母靠种果树、打零工供养家里,这样的家庭在崇仁镇十分普遍。

少年时的马智辉无心向学,天天疯跑疯玩,调皮得让父母心疼。成绩糟糕的他知道,读普高上大学这条路,他是行不通的。最后,他懵懂而茫然地进入嵊州市中等职业技术学校。

学校里,班主任、专业老师给他们讲了数控专业历届学生成才的故事,马智辉十分向往。“原来不上大学也可以成才!”技能成才的梦想像种子一样埋在了他心里。与高年级参赛选手的“零接触”,更是坚定了马智辉心里技能成才的梦想。

走竞技闯关之路

他一下子长大了

梦想之路,也是竞技闯关之路,需历经百般淬炼、千般磨砺,其中的辛酸和汗水,并不是马智辉能预料的。

2018年,学校数控集训队开始招考,马智辉就报了名。校级技能集训梯队是市职技校选拔好苗子冲击国赛的摇篮。

夏天,30多摄氏度的高温,数控车间又闷又热,不到5分钟,汗水浸透工服都能拧出水来。数车数铣是以刀具去除材料为加工方法的,弹出来的铁屑滚烫,溅到脸上、胳膊上,很快就会有焦糊味,弹到衣服上,工服都被烫穿。但马智辉似乎并不在意,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

100多人的集训队,不到两个月,只剩下30多人。马智辉不怕苦,扎进车间一练就是一整年。从普通车床到数控车床,从普车铣到数车铣,从制图、编程、测量到零件工艺,训练、竞技,循环往复。

第二年,他与也是坚持到了最后的舒植阳、王柯锋组成“冲顶小组”,然后再训练、竞技,一步步闯过绍兴市赛、省赛,夺得了全省唯一的国赛入场券。

这中间,他有过失败、焦虑,有时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适合搞竞赛,还能坚持走下去吗?尤其是一些工件细节常常处理不好时,满满当当的失误笔记更加使他焦虑。

怎么办?专家、教练、心理老师一直给马智辉做心理疏导,缓解他的压力,马智辉慢慢调整心态。“我就什么都不想,再多做两遍!”马智辉说。

国赛前一个月,5套样题才下来,与过去相比,样题的量大,加工材料种类增多;难度大,考核点全面,零件精度提高;加工时间加长,从5小时增加到了9小时。

围绕样题,一个步骤一个步骤训练,样题训练完成时长一次一次缩短,从12个小时到11小时、10小时、9小时。双休日?没有了。国庆长假?也没有了。

但还有一件事使教练和选手们傻眼:开赛前20天,临时通知,国赛分两天进行,选手需要使用两套系统。KND系统学校有,熟悉;而华中系统学校没有,周边兄弟学校也没有。怎么办?教练们使出出了浑身解数,了解打听了大半个中国,终于打听到江西一所学校有这套系统。二话不说,与学校两头衔接好后,学校星夜包车带人前往熟悉设备……

“他不是团队中技艺最强的,但他是最勤奋的”

赛后,马智辉说,赛场上,我们三人配合默契,很有信心,工件制作精度很高,但工件在车床装夹时左立板和右立板变形,工件装配好,叶轮会转动,很顺畅,到测试台测试,叶轮卡住,不会转动了,被扣了3分。还有测试时,抽水机构无法正常运转了,也被扣了2分。

“我可能是对华中系统不熟悉,多少影响了工件制作效果,看来以后要增加训练量,熟悉各种系统。”马智辉说得特别诚恳。

“他不是竞赛团队中最聪明的,也不是技艺最强的,但他是最勤奋的。”教练张文炯这样评价马智辉,“竞赛团队大部分同学坚持不住的时候,他依然在坚持,而且这种坚持不是一朝一夕,而是经年累月。”

数年磨砺,一朝回报。山东的诸城,光芒闪耀的舞台上传来“金牌,马智辉!”的声音,那一刹那,技能求学这一路的辛酸、磋磨、艰苦,他早已忘却了,取而代之的是收获的幸福和成就感,以及对学校、教练、竞赛平台乃至这个时代的感激。(夏庆位

浙江省成人教育与职业教育协会主办

浙ICP备11017797号-4